传承人张民辉:两遇禁牙起波澜 一身技艺心沉静
非遗传承人 1257 0
2016.11.25 09:21:07
一个生命想要得以永续,可能的途径是把它变身为艺术品。现实却是,对艺术品需求的泛滥,使得这种共存变得艰难而尴尬,好比牙雕的现状。
张民辉从未像现在一般,如此密切关注时事。去年9月,中国国家领导人访美,与美方达成一项共识:中美承诺在各自国家颁布禁令停止象牙进口和出口,并逐步停止国内象牙商业性贸易。这项禁令一旦实施,国内牙雕艺人的命运将不得而知。
与此同时,大幅野生动物保护主题宣传画挂上了地铁站、公交站牌广告栏,并提示人们:拒绝象牙制品,“没有买卖,就没有杀戮”。
张民辉为此忧心忡忡,“不能买卖就不能生产,大量的从业人员从何寻找出路,也很考验大家的智慧。”
牙雕,这项在中国传承已久的古老技艺,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。“禁牙令”下,让它从此消失,还是继续传承?
在选择的岔路口,国家级非物遗项目牙雕代表性传承人张民辉认为,自己有义务将它传扬下去。

其人:张民辉,1953年生,广东新会人,高级技师、正高级工艺美术师,广东省岭南民间工艺研究院院长,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,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,广州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,全国轻工行业劳动模范,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象牙雕刻代表性传承人。1972年进广州大新象牙工艺厂,师从李定荣后被选派到北京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进修,独创和主持创制一批精品佳作,备受业界好评和赞誉。代表作有40层牙球《月是故乡明》、大型牙雕《普天同庆》等。1991年创建荔湾区花城博雅工艺厂,担任艺术总监,致力研究和开发仿象牙色泽和质感的新型骨雕,及材质相似的河马牙雕、猛犸牙雕,并带徒弟30人,在广州及全国同行影响广泛。

张民辉骨雕代表作《福如东海》.jpg

张民辉骨雕代表作《福如东海》,高380厘米、宽260厘米、厚60厘米。 受访者供图

“禁牙令”,不少牙雕艺人将牛骨当作象牙的替代品。.jpg

“禁牙令”,不少牙雕艺人将牛骨当作象牙的替代品。广州荔湾花城博雅工艺厂,张民辉正在创作巨型骨雕作品《和谐之城》。《和谐之城》长2 .38米,高0 .8米,以福建永定土楼的生活场景为主题,土楼前的舞龙队伍被雕刻得栩栩如生。

今年4月,张民辉师徒成果展在广州琶洲中洲中心北塔负一层艺术馆开幕.jpg

今年4月,张民辉师徒成果展在广州琶洲中洲中心北塔负一层艺术馆开幕,市民观赏牙雕作品。 南都资料图


寻找象牙替代品
广州西塱裕安围,沿花地河一路南行,绿树掩映间,低矮的厂房门口,挂着红字招牌“花城博雅工艺厂”,张民辉是这间厂的创始人之一。
4年前,国家林业局对象牙制品加工进行管制,实行“定点加工、定点销售”,全国仅有36家企业允许从事象牙制品加工活动,花城博雅工艺厂是其中之一。
在象牙贸易处于管制的当下,花城博雅工人数量已从70人缩减到30人。象牙也已经不是主营业务,厂里大部分做的是骨雕产品。
骨雕把牛骨当作象牙的替代品。1989年,为遏制非洲象数量的急剧下降,《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》对国际象牙贸易下达禁令,中国是这条禁令175个签署国之一。世界性禁止象牙运动开始后,张民辉和牙雕手艺人们开始想办法寻找可替代材料,牛骨由此进入他们的视野。
“牛骨的质感、硬度和颜色跟象牙有些接近”,张民辉说。
骨雕并不是新鲜玩意儿。在中国工艺美术发展史上,其与牙雕是“姐妹艺术”。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张民辉》一书中曾这样表述,“骨雕因材质粗糙、价值低微,多制成梳具、折扇、别针等实用小器件。牙雕则具材质细密的优点,品位高雅,久居雕刻之堂。其实就质材而言,牛骨与象牙相似之处很多,发展骨雕有着独特的优势。象牙质韧、有光泽,具使用面积大,嵌接方便,但质贵价高,资源越来越匮乏。而牛骨较脆,容易霉变,可用骨体积小而空心,镶嵌工艺复杂得多。但牛骨最大的优点是原材料丰富,价格低廉,符合了自然生态要求。”
为保持牙雕特有的视觉效果,张民辉首先研制处理“霉变”,将牛骨清洗、浸泡、脱脂、漂白,大量采用拼镶技术,将小的骨头“以小拼大”。根据骨材的形状、粗细、长短进行开料分割,对每块骨材因材设计,同时使用传统钻孔、打钉、入榫等传统方法将各种部件巧妙组合,把成千块骨料有机地拼镶起来,为的是不留任何痕迹和破绽。
曾经被视作“下里巴人”的骨雕,从这时开始,引入牙雕的雕琢技艺,填补了牙雕的部分市场。因为材料并不如象牙一般贵重,更多人乐于买一件骨雕摆件用作家庭装饰。
张民辉主张用新材料来传承牙雕技艺。10年前,他创作的一件大型骨雕作品,曾被业界视为“牙雕技艺传承的春天”。这件高380厘米、宽260厘米、厚60厘米的骨雕作品《福如东海》,一共用重达5吨、5千多块骨料组装镶嵌,它将传统牙雕、骨雕一直沿用的摆件艺术形式,改成现代立体浮雕壁画的表现形式,这是对传统摆件式牙雕的创新。
除了牛骨,河马牙和来自西伯利亚的猛犸象牙也曾成为替代品。但如今,河马已被列入野生动物保护名录,可选择的材料范围正在缩小。
在张民辉的展示柜里,这几种材料都有,但他仍未发现跟非洲象牙十分接近的材料。骨雕显然是不能替代牙雕,因为所用的原始材质牛骨坚硬程度不及象牙,南派牙雕中的绝活“牙球”和镂空雕,都不能在骨雕中完成。
最接近的猛犸象牙,品质也不及非洲象牙雕刻起来有韧性和精细。随着年代久远,里面的油脂会慢慢挥发掉,韧性大减。
“越是这种情况,越要想办法去传承。越是禁止象牙的时候,越不能‘不干就不干了’。”张民辉抿了一口茶,“但是怎样传承下去?我们也不知道。”
10年出个牙雕师傅
这门技艺流传年代久远。岭南牙雕,最早可溯源到西汉时期,至今已有两千多年。清末闭关锁国,广州成为全国唯一的通商口岸,大量来自非洲和南亚的象牙,源源不断地从这里登陆,为岭南牙雕技艺的发展提供了丰富的原材料。
岭南牙雕在国际上的声誉来源于1915年,美国旧金山为庆祝巴拿马运河开通,举行“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”,来自世界的民间工艺家带着自家绝活前往参展,广州牙雕界技师翁昭、梁雄,以其镂空通雕25层象牙球一举夺得大奖。上世纪30年代,广州牙雕艺人冯公侠在一粒象牙米上镌刻孙中山遗嘱全文,再度令世人叹为观止。
岭南牙雕重雕工,以镂空、透深的雕刻技法和镶嵌技能闻名,纤细精美、玲珑剔透,讲究牙料的本色和质感和有效利用,作品多以牙质莹润、精镂细刻见长。整体布局热闹,喜繁花似锦,不留空白。这与以刻制人物、花卉、草虫见长的北京牙雕,亦与苏杭牙雕以“精、小”风格迥异。
张民辉今年63岁,在牙雕行业浸淫已44年。他说,从初识牙雕,到单打独斗做出像样的牙雕作品,先后耗费了10多年时间。手工艺人的成长,依靠技术和审美经验的沉淀,急不来。
1972年高中毕业,他被分配至工艺美术总公司下属的大新象牙厂,师从李定荣。李定荣名气并不很大,但他教授的两个徒弟张民辉和李定宁先后被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。
现代牙雕工具的精进和开放的氛围,为当代牙雕技艺带来飞跃式发展,张民辉赶上了好时代。
电钻等工具的使用,牙雕可以做得更为精细了。师傅的教导之下,他从基本功学起:挫、刮、凿、锯、钻。钻用的是手工钻头,两根绳子拉着十字架的钻头,用手旋转钻进象牙。那时已经有电钻,但师傅认为,应该让徒弟知道,老办法就是这么干的,“如果没有电了,就可以用回这个”。
跟其他传统手工艺如出一辙,牙雕采用“师带徒”的传授方式,在过去的时日,这是一种闭环生态———一个师傅可以带很多徒弟,但徒弟只能有一个师傅,否则被认为对师傅“大不敬”。张民辉初学牙雕时,这种界限已逐渐模糊。他的师傅李定荣鼓励徒弟,“你多去看人家的东西,学会我的东西不叫厉害,其他师傅的东西也学会才叫厉害”。
于是,每天上午10点和下午3点15分钟的休息时间,当老人们下着棋,踢着毽子,他和一帮年轻人在各个车间来回跑,观摩其他师傅的牙雕作品。学艺之余,他没有落下文化课程学习。在广州市工艺美术工业公司开办的夜校,张民辉接触到美术基础培训,随后又学习绘画、雕塑。
工艺厂的办公室里,常年放置着张民辉的画板,大多数上班时间,他都坐在这里埋头构思、画图。这种先构图再实操的过程,在上个世纪中叶的牙雕界并不常见,师傅们通常是直接在材料上就章。有绘画和雕塑功底的张民辉改变了这个程序,构图设计再实地雕刻,这为更多大型雕塑的出品提供了保证。
1984年,张民辉作为大新象牙厂的技术骨干,被选送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进修一年。这令他对艺术有了形而上的认识。“什么叫艺术,就是将现实当中最美最好的东西留下,不好的东西一点都不要。找最精彩的地方概括,让美的更美,好的更好,有力气的更有力气,从而有所提升。”
“一入学堂深似海”,从中央工艺美院学成,他报考了华南文艺业余大学工艺美术专业,又是3年学习。
适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,牙雕工艺品市场需求巨大,广州一批私营企业纷纷聘请大新象牙厂的技工前去“炒更”,张民辉将更多精力放在学习深造之上,是牙雕艺人中少有的“学术派”。
禁令改变的创业路
去年的“禁牙令”一旦实施,将是张民辉从艺生涯遭遇的第二次“禁牙”。
1989年头一次“象牙禁令”实施,曾改变他的从业轨迹。象牙原材料供应和成品交易骤降,大新象牙厂一时无牙可雕,几近停产。彷徨近两年后,张民辉和工友舍不得丢下手艺,他们白手起家,创办“花城博雅工艺厂”,开始探索新材料,从而继续施展手头功夫。
张民辉坚信,依靠手艺可以养活自己。他们以广交会为平台,在锦汉展览中心租下摊位,接连推出新产品。带着新的大型作品,他们每年成交量可观。
然而,风浪终究还是来了。1998年,金融风暴席卷亚洲,这些闭门做牙雕的艺人们丝毫不觉。他们依然兴高采烈地带着作品参加广交会。遇到熟人打招呼,“你们怎么样啦?我现在只剩下一个老头看门了!”“没什么啊?”张民辉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在会场呆了一天,他才明白是怎么回事。日本外商走到摊位前,摆摆手说,“经济境况太差,我们肯定不买东西回去,就看看”。
接连两届广交会颗粒无收。张民辉和伙伴的积蓄眼看见底了,只好跟工人们摊牌,“厂里实在没饭吃了,你们回去吧”。出乎意料的是,这些跟随多年的工人们并没有转身离去,他们甚至不领工资,留在这里。
经济不景气的时候,张民辉和同伴们将精力放在了新产品的研发。他们着手研究用牛骨雕刻龙船等新的作品。不景气过后,生意来了,燃眉之急得以缓解。
2000年以后,国内经济的腾飞带动收藏和礼品文化市场,牙雕交易一度进入鼎盛时期,张民辉的工厂加班不断。然而,2012年,“八项规定”出台,主攻消费市场的牙雕行业,跟高档餐饮、高档家具行业一样,市场突然萎缩,面临巨大的冲击。
在市场的骤变面前,张民辉已然心态沉静。
精美的大型牙雕产品少人问津,他压缩产量,将视线投向新产品的设计。懂行的收藏家和爱好者成为他培育的主力消费群体。在这个群体当中,一些价格并不昂贵,但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较高的作品受到追捧。
如今,张民辉更多考虑的是工厂的生存。“如果是我一个人做,肯定忙不过来,但有工厂就有生产的压力,就怕萧条。”他说,今年厂子将工作重心放在牙雕生产上,“能做多少算多少”。明年,就要考虑怎么配合政府政策的出台了。
存档
温润的广州出牙雕
牙雕,以象牙为原材料进行雕刻的传统手工技艺。远在秦汉时期,广州牙雕已有一定发展;到了明清,其工艺与生产规模达到高峰。制作着重于雕工,并讲究牙料的漂白和色彩装饰,作品多以玉质莹润、精镂细刻见长,玲珑精巧、华丽美观。按工艺技法,广州牙雕有雕刻、镶嵌、编织三大类。雕刻多采用阴刻、隐起、起突、镂雕,最擅镂雕,主要与广州独特的气候条件有密不可分的联系。广州气候温暖湿润,象牙不易脆裂,宜于制作钻镂、透雕的作品,再加上原先的工艺水平,镂雕渐成广州牙雕工艺最具特色的技艺。
策划:王海军 李艳 陈实
统筹:许晓蕾 胡群芳 陈养凯
出品:南方都市报朋友圈新闻工作室
主持:胡群芳
采写:南都记者 刘雪
摄影:南都记者 谭庆驹
(除署名外)


百姓家谱